当前位置:首页 > 主打产品 >

重庆女子成凤凰卫视的战地记者 曾|www tianxia360 com

重庆女子成凤凰卫视的战地记者 曾赴利比亚战场采访

“利比亚内战爆发时,我住在伦敦。众说纷纭,我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那时候卡扎菲还在台上,亲卡扎菲的说现在闹事的都是恐怖分子,另外有说卡扎菲是利用雇佣军针对平民,觉得耸人听闻。作为新闻记者,唯一能知道真相的办法,就是自己去。”

3月23日,北京钓鱼台国宾馆,2015年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最后一天。

中午1点,嘉宾走出会议室前往餐厅,傅晓田一脸歉意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她只有1个小时时间接受我们的采访。作为凤凰卫视《风云对话》的主持人,她需要尽可能多的与参会的国际政坛人物“对话”。

傅晓田最近一次回944c15637732fb55a15885c61e132c25,是去年底,作为西大附中十四届缤纷节(百年校庆)的特邀嘉宾。

再三搁浅的新闻梦

一见面,傅晓田聊的自然是她在这次论坛上的几次重量级“对话”。

“今天上午采访了2位,其中一位是世界银行的常务副行长,印尼的一位女士,也是原印尼第一位女财长。”采访前聊天,对方问她是哪里人,傅晓田回答说重庆人。

“过去跟人聊天,说我是重庆人,外国人都一脸迷茫。但近些年,一说到重庆,基本都知道,还充满了兴趣,提的问题特别多。”傅晓田说,重庆的城市形象和知名度,近年有了很大提高。“我会跟他们说,这是中国最大的城市,人口3000多万,别人一听,吓得不得了。”

上世纪80年代,傅晓田出生在重庆北碚。曾祖父、曾祖母是老红军,爷爷奶奶随部队南下,到北碚定居。

小时候的傅晓田,五官清秀,声音甜美,在中学时期便是文艺活动的明星人物。西大附中举办的第一届缤纷节就是她主持的。

高考时,命运给自信的傅晓田开了个玩笑,提前批的外交学院没去成,第一志愿人大新闻专业又落榜,她只能去了北京语言大学,后来她又考了北大经济学的学位。

快毕业时,她考虑出国。“我当时其实很是犹豫要不要去剑桥。因为出国留学我本来想申请的专业是传媒。但牛津剑桥这样的千年老校没有设传媒这样的非科技类专业,所以就选择了剑桥的教育,没想到剑桥的录取通知书来了,我反倒纠结了。”

她最终还是没有抵挡住剑桥的诱惑。这是傅晓田自高考过后第二次跟“传媒学”失之交臂。

“我们常被自己的眼睛所误导,被他人的一个眼神动作所迷惑,相信自己看到的就是真相。只有学习新闻,了解新闻,才能辨别剖析那些遮挡住眼睛的残叶。”傅晓田说,其实从一开始,外交、新闻,就是她的兴趣所在,只是因缘际会,她的教育背景成了英语文学、经济学、教育学这样的专业。

2008年,她离开剑桥时,全球遭遇金融海啸,凤凰卫视伦敦记者站需要有经济方面知识背景、英语普通话都流利的记者,傅晓田成了一个不错的人选。

王子大婚到利比亚战火

初入凤凰,没有电视新闻专业基础的傅晓田什么都要从头学起。

在伦敦记者站,从摄像、采访、写稿到后期剪辑,她要一个人跑来跑去地张罗。

2011年4月,英国威廉王子大婚。此前,傅晓田已经成功报道了英国大选。

“上班跑新闻,下班看BBC。把自己做的跟BBC对照,一字一句找差距。”连对方评论员的语气神态,也是她研究的内容。

王室大婚,傅晓田在第一现场跟踪报道,从关注婚礼本身到英国王室的生存现状,她全程设计报道了很多皇家大婚背后的深层解读。正是这次报道,让凤凰卫视在英国的收视率大增,傅晓田也随着凤凰卫视走进人们的视线。

同年,在凤凰卫视15周年庆晚宴上,傅晓田向董事局主席刘长乐主动请缨,要求前往骚乱中的利比亚。

“当时身在伦敦,各种新闻铺天盖地,倒卡的挺卡的,局势不明朗。”傅晓田说,作为记者,唯一获知真相的办法,就是亲赴现场。

从埃及辗转进入利比亚的第一个晚上,傅晓田和同事便被几十个拿着AK47的民兵包围。“我表面的勇气下还有傻乎乎的无知。”在意识到危险性之后,傅晓田并没有立马撤离,而是坚守。

在班加西,炮声阵阵,随时都得戴着头盔。晚上睡觉时,屋子里都是不安全的,得把床垫拖到过道上,防止被弹片误伤。

“我很怕别人问我,要是去之前就知道这么危险,还会去吗?”傅晓田用第二次亲赴利比亚的举动,予以回应。

第二次从突尼斯入境,利比亚已经了。西方记者被挡在国境线上,但傅晓田却顺利进入。

在的黎波里的第一个晚上,大街上突然传来枪声。傅晓田赶紧跟同事下楼,看到很多人都朝天开枪,似乎在庆祝。“有消息说,卡扎菲的儿子被抓了。”

傅晓田找到这群庆祝者的小头目,说明来意。对方见有摄像机,很兴奋,让手下别打枪了,他要接受采访。

正说着,砰的一声枪响,傅晓田吓了一大跳,打在地面的子弹激起灰尘,将她的鞋掩埋了。小头目大声斥责持枪走火的手下,转身安慰傅晓田:“你真幸运!”

卡扎菲被抓住那天,傅晓田得到消息,准备前往其老家苏尔特。受雇的司机告诉她,车程5个小时,但不要喝水,因为没有洗手间,他不会停车。“停车太危险了。”就这样,高度紧张的傅晓田,见到了卡扎菲藏身的下水道。

之后,“战地玫瑰”、“最美战地女记者”成了傅晓田的标签。对于这些,傅晓田很淡然:我就是记者。

第二次从利比亚结束报道回来后,傅晓田的工作得到台里极大的肯定,她得以直接进入香港总部做观察员,参与政治、国际会议的采访。

想祝福儿时的伙伴

“逐梦他乡重庆人,我是傅晓田,我来自重庆北碚。”当傅晓田用稍显生疏的重庆口音,说出这段话时,突然激动起来。

18岁离开家乡,但逢年过节,傅晓田还是会回家。“家人都还在重庆,每次回去都是两三天吧。”

最让傅晓田怀念的,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当时住的是家属楼,我们楼上楼下。”前不久,傅晓田听家人说,叫漆娜的小伙伴已经结婚了,而且还在离家不远的地方开了一家小吃店,“做煎饺什么的,下次回去,一定要去尝尝。”傅晓田让我们给小伙伴带句话,祝她生意兴隆。

1997年,重庆直辖,还在念初中的傅晓田参加知识竞赛。“死记硬背好多条条款款,我记得有一条是直辖后,对重庆老百姓意味着什么。”

多年后,她通过自己的观察,发现当年知识竞赛中的那些美好憧憬,都在逐渐变成现实。

如今,在《风云对话》采访前,傅晓田依然会跟嘉宾聊聊天。嘉宾问起她是哪里人,她都会微微一笑:重庆人。

然后,对方便会饶有兴趣地问起重庆的一切。

人物简介:

傅晓田,重庆北碚人,2008年英国剑桥大学硕士毕业,2009年正式加入凤凰卫视。曾任凤凰卫视资讯台伦敦记者站站长兼首席记者,报道过英国大选、英国威廉王子王室大婚。2011年赴利比亚采访报道,被誉为凤凰最美战地女记者、北非“沙漠之花”、“硝烟柔侠”。后主持《风云对话》,采访国际政坛一线人物。2012年获剑桥世界杰出华人榜新闻媒体事业贡献奖。

晨报对话>

重庆晨报:窦文涛曾经评价,最像才女的也就是你了。说你的知识结构特别奇怪,90%人类没看过的书你可能就看过,但有时候90%人类都知道的事你却不知道。

傅晓田:涛哥比较逗,逗的话不要太当真,我没有细想他的话。我跟他的合作总的说来很愉快。

重庆晨报:你怎么评价自己现在的工作状态?

傅晓田:我确实觉得我现在还是学生,我每一天都在学习。比如这次的发展论坛,一口气做了很多的采访,压力还蛮大的,但这种压力并不是心上的压力,不是担心做不好的压力,这种压力就像学生,我今天有这个作业有这个考试。

(重庆晨报)


上一篇:iphone 6s上网速度或将提高一倍|梦幻蛋糕屋攻略

下一篇:中大毕业礼 校友广州市长陈建华即兴谈“母|留恋青橄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