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原因竟是被其父猥亵多年

  “大概十三四岁开始,他就开始对我动手动脚。”小芳告诉广州日报记者,她曾被要求与父亲同住一张床,如果不服从就会被打,大约从15岁开 始,其父开始对其进行猥亵,甚至在她在湖南老家念书时,也会被叫出学校开房。“他就说我玩qq的事,找各种借口把我从学校拉出来,然后带到宾馆里,跟我住 一起。”她说。

  小芳的说法得到了街坊的证实。“就是上个月,有天晚上11点多我去小芳家士多店买绿豆沙,一进去就看到她爸爸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住 在士多店对面二楼的租户李先生回忆,当时是深夜,上人非常少,他看到小芳在抗拒易红桥,李先生当场愤慨地骂了一句“神经病”,易红桥则回了他一句“要你 管”。

  李先生说,据他所知的目击者还有5、6名,都是在小芳家士多店对面的档口老板,他们都目击过易红桥在深32ce035c2eb6c3c3e2aabf5458363c3f亵未成年女儿,有时候是小芳在躺椅上睡着,易红桥将手伸入她的内裤中,有时候是将手深入小芳衣服里摸。

   为逃离父亲曾离家出走一个月

  为了躲避父亲,小芳曾想方设法逃离。据介绍,她被迫与父亲同住在自家开的杂货店里,为了逃避她想出了晚上值班的方法。“我现在晚上能远离他就远离他,能不睡觉就不睡觉,我们自己有个小档口,我都在里面看通宵,白天才睡觉。”其称。

  今年春节过后,她拿着父母的一些钱和自己的私房钱,买了一张火车票只身来到了张家界,并在一家店里打工,还住在宿舍中。“在外面呆着比在家 里舒服些,又吵又闹,在张家界那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人管着,好多了。在那边他们看到我小,一般都会特别照顾我。”在派出所录完口供后,小芳谈起张家界 的生活,一脸笑意。

  不过好景不长,一个多月后,她被警方发现,并带回了广州。“不知道哪个该死的告诉他的,然后就找到了我。”之后她又回到了一家吵吵闹闹的生活,直至矛盾升级。

  记者协调下小芳将入住救助站

  在获悉该情况后,广州日报记者拨打了110报警电话,随后,小芳与父亲被带到当地派出所进行调查。

  广州日报记者在派出所了解到,小芳昨日深夜进入派出所不久,就有法医前来体检;今日上午,她再次被送入附近的三甲医院进行体检。不过今天下 午小芳告诉记者,医生说其处女膜并未破裂。“他只是用手摸我的下面,并没有插进去,我对这些不是很懂……”她说。据公安部门介绍,目前其父已被立案刑拘。

  据悉,今年1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联合印发的《关于依法处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 (以下简称“《意见》”)规定,监护人有性侵害、出卖、遗弃、虐待、暴力伤害未成年人等七种情形之一,民政部门等可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人民法院审查属 实,可以判决撤销,并指定其他监护人。为了防止小芳出现二次伤害,广州日报记者联系了上了相关律师,并通过律师联系上了社工及救助部门,在记者的协调下, 小芳将得到安全庇护。

  (广州日报记者王晓全、周浩杰、方晴、谭秋明、陆建銮、松 摄影记者陈忧子)

  “抵抗的时候,就是挨打的时候,他看见什么就操起什么打人。”李先生说完,将右手手背伸出来,上面有戳伤的伤痕,“这是她爸爸拿剪刀戳她下巴时,我拦下来的,结果自己被戳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