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404,页面无法访问,真情得以寻回|寄生兽4

404,页面无法访问,真情得以寻回

[摘要]若将腾讯唤作鹅厂,他们便是前行于原野的牧鹅人,将一枚枚前沿思潮孕育的创意之卵,孵化哺育出丰满的羽翼,这是通往未来的翅膀。

404,页面无法访问,真情得以寻回

3月9日深夜,卢华莉还留在公司加班。

和深圳南山科技园的每个夜晚一样,窗外一片灯火阑珊,腾讯大厦楼下停着的出租车则沿路排起了长龙,等待着不时走出的夜归身影。

但卢华莉还走不了,她盯着屏幕里大大小小的跳动窗口,在等待一个消息。

404,页面无法访问,真情得以寻回

两天前,家住深圳布吉的16岁男孩伟伟,从家里下楼找爸爸拿东西时走失。伟伟患有自闭症,自行求助的可能性很低,家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着急却没有方向。

卢华莉并不认识伟伟。但作为腾讯志愿者404技术分会的一员,在紧要关头,他们通过各渠道了解到深圳自闭症儿童伟伟走失的消息,立刻发布了广点通寻人PC端、移动端寻人的广告。那个周末,你会在QQ空间、QQ客户端等显眼的位置看到我们寻找伟伟的广点通广告,同时嵌入腾讯404的5000+网站也会看到伟伟的寻亲信息。

这时候, 一张冷冰冰的404页面,也许会给像《亲爱的》里田文军那样苦苦寻子的人,带来一丝希望。

在过去的两天内,卢华莉的精神始终是紧绷的。她和广点通的负责人根据前方的反馈,不断调整着寻亲信息的投放覆盖范围。直到9日晚上,在惠州惠阳区心康复医院,经父母现场确认,伟伟已经找到。

“齐力寻伟伟”微信群里沸腾了,各种喜悦与泪水伴着红包飞。

但卢华莉依旧不得闲,她逐步撤下了寻亲信息,仔细地将所有照片和个人隐私相关的背景信息一一删去,确保不对孩子今后的生活造成不必要的干扰后,才松了一口气。

离开公司已是晚上11点多——对她来说,像这样加完班后再加班的状态已是常态。

404,页面无法访问,真情得以寻回

卢华莉的主岗是腾讯学院的一名班主任,负责组织内部员工的培训。在“业余”时间里,她又是腾讯404技术公益团队里的唯一一名女生。

“404”寻亲项目组是腾讯内部一个虚拟存在的团队,成员来自腾讯各事业群的不同岗位,比如负责后台开发的工程师唐胜,还有主攻设计的许景波等等,他们除了有一颗热心公益的心,还有对技术创新的灵敏嗅觉。

这是一份没有KPI的活儿,团队只能利用工作和加班以外的业余时间做开发和维护。白天作为工程师们攻克各种IT难题和解不完的BUG,晚上继续为了帮助寻亲而挑灯战,后者还没有关联任何KPI指标和汇报邀功。

“这是图什么呢?”

黄希彤是404技术公益团队的发起人,他也被人不止一次问起过这个现实的职场问题。

404,页面无法访问,真情得以寻回

不久前,他组织志愿者们去看了电影《失孤》,大银幕上撕心裂肺的呼喊,和场下观众眼中噙着的隐约泪光,似乎又坚定了他坚持的答案。

三年前,当时在QQ空间负责技术开发的黄希彤,偶然注意到欧洲有一个叫“404NOTFOUND”的公益项目。通过技术上改造404的错误页面,当网站访客遇到访问页面错误,就会跳转出寻人信息,让更多的人关注到失踪儿童的信息,提高找回的概率。

中国各种亲人走失的新闻屡见报端,透过纸背感受到的无力感又令人心生沮丧。直觉告诉黄希彤,自己可以做点什么。

他立刻拉上公司两个好友Sidney和Flong,一边做技术开发,一边找朋友牵线民间公益组织“宝贝回家”,准备在腾讯内部搭建一个404寻亲公益平台。

技术开发并不是最困难的部分,他们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是改造公司的服务器。“当时腾讯的CDN服务器设计中没有提供自定义404页面的能力,因此必须升级公司的大部分服务器,让它们支持自定义404。”

好在接下来的上线还算顺利。2012年12月13日,页面第一次上线。当时黄希彤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微博上开始出现众多网友对腾讯的点赞。后来,随着404寻人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所带来的用户访问流量曾让合作伙伴“宝贝回家”的论坛几乎瘫痪。

更多的靠青年逐渐加入到这一计划中。通过内部论坛,腾讯广点通广告定向负责人靳志辉了解到了404项目,主动找到了黄希彤。

当时作为一名4岁女儿的父亲,靳志辉一直在思考如何利用技术手段来解决儿童失踪这一社会问题。两个团队在头脑风暴时,灵光一闪:可以利用广点通的技术能力定向投放儿童失踪信息。

广点通的技术足以支撑这个令人振奋的想法。通过IP地址可以很容易的映射到省份、城市,甚至是某一个具体的街区,基于腾讯对LBS信息的数据挖掘技术,可以更精准的刻画出用户的活跃地点,向其投放寻亲广告。这意味着,404团队拥有了在紧急失踪案件中可以在省市定点密集投放寻亲公益广告的能力。

2014年10月10日晚,团队们第一次用广点通发布了一则寻亲公益广告,用于寻找一名失踪小朋友胥某。对于互联网的连接力量,每个人心中有不安,也有期待。

第二天,走失的小朋友顺利被找到啦。家人的喜泣背后,一群IT男更清楚的知道,这不是奇迹。

404,页面无法访问,真情得以寻回

如今的黄希彤,已经成为了一名年轻的父亲。当年的三个热血攻城狮,flong已经淡出团队,Sidney也升级做人父。虽然大家越来越忙,但还会碰面讨论平台的优化细节,这个虚拟的团队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截止今年5月,腾讯404公益平台已经发布655则寻人信息,其中已找回的孩子有40个。

404技术公益团队也已是腾讯志愿者协会最亮眼的一个分支,404的寻人页面已经覆盖了腾讯大多数产品页面,外部也有5000多家网站自动嵌入404公益页面的代码。

依然是T恤、牛仔裤的工程师标配,黄希彤却在工作之外有了更多的感悟。

404,页面无法访问,真情得以寻回

每一次和“宝贝之家”志愿者和寻亲父母们的接触,都有种恍然置身于《亲爱的》电影原片中的感伤错觉,也由衷对他们感到钦佩。“就好像全国每一个神奇小地方,他们的志愿者都能出现在那里。有非常非常多的志愿者,花了非常非常多的时间精力和金钱在核实每一条线索,光是5000人的QQ大群就有30多个。”黄希彤说。

借助互联网技术的力量,或许还有更多的期待得到救赎。黄希彤觉得,中国还有很多闲置的网络空间没有开发。“比如公共wifi是个很好的资源,我们想跟络供应商合作,未来如果在高铁、咖啡厅的wifi欢迎页嵌入404页面,就会有更多人关注到他们(失踪儿童)。”

未来,团队还打算在KPI之外做更多的事,比如动用全社会的互联网资源,建立一个技术公益联盟……

“这是图什么呢?”

又一次深夜离开办公位的时候,卢华莉浮现出了一个小小的念头:所有的努力,只是为了让丢失的孩子们,能够重新找回和这个世界的交集。

404,页面无法访问,真情得以寻回

牧鹅人专栏介绍:

深南大道的每一个清晨,年轻的脸孔匆忙汇聚,又如潮水般隐入每一座楼宇。百里之外的广州,透着暖光的橘色灯火则彻夜未熄。

键盘的噼啪声响,脚步的踏踏印记,服务器的沉闷轰鸣,交织起来,像是这座城市的蓬勃心跳。对于腾讯的三万多名员工而言,这又是再平凡不过的一天。

北京、上海、成都……他们的身影和绝大部分中国网民有着交集,他们的故事带着五湖四海的家乡味。他们的脚步伴随了中国一代年轻人的成长足迹,他们的背后是互联网洪流所裹挟的时代浪潮。

若将腾讯唤作鹅厂,他们便是前行于原野的牧鹅人,将一枚枚前沿思潮孕育的创意之卵,孵化哺育出丰满的羽翼,这是通往未来的翅膀。

牧人乃梦,实维丰年。透过镜头和文字,我们想要记载和述说,这些年轻牧鹅人的故事。

404,页面无法访问,真情得以寻回

扫一扫关注腾讯公众号



上一篇:广州公积金月缴最高12374元 最低94.75元|

下一篇:孙可最快明年下半季返松江 租借加盟可不占转会|臀沟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