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栀子花开》《一生有你》 “音乐ip”1个|悦己美创始

《栀子花开》《一生有你》 “音乐IP”1个字值1亿?
《栀子花开》 《栀子花开》

  一首歌如何成为一部电影

  “我们有个投资人,没看剧本、演员,只是听了一遍这个歌,说想到了失联的同学,就想做这个投资”

  2015年5月20日,在这个被称为“网络情人节”的日子里,根据“水木年华”同名歌曲改编的电影《一生有你》宣布与婚恋网站“百合网”深度合作。该片将由原歌曲的创作者卢庚戌执导。

  此前两天,乐视影业刚刚宣布与音乐人高晓松达成协议,计划将高晓松的音乐品牌向电影化方向推广。双方合作的第一个歌曲IP��《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已经启动。

  自《同桌的你》获得巨大票房成功后,一大波歌曲改编电影都纷纷立项。由何炅跨界执导的《栀子花开2015》将在2015年7月10日上映。《明天我要嫁给你了》《你的背包》《她来听我的演唱会》《爱之初体验》《小苹果》《小情歌》《三年二班》《特别的爱给特别的你》《我的未来不是梦》等一系列耳熟能详的歌曲名字,已经接二连三出现在广电总局的拍摄公示栏内。

  继网络文学改编电影的热潮之后,乐视影业CEO张昭放言:“音乐IP就是大金矿。”

  一个字值1亿元

  “片名对于电影来说太重要了。比如‘同桌的你’,一个字就值1亿元!”卢庚戌告诉《?望东方周刊》。

  歌曲《一生有你》最初叫《收藏青春》,后来换成《相信爱情》,再后来变成《一生有我》,最后唱片公司在发行时更名为《一生有你》。

  “要真叫其他名,这歌就瞎了。”卢庚戌认为,“这是一个有没有注重受众群的问题,唱给自己的歌别人为什么要听?”卢庚戌所说的“一个字值1亿元”的《同桌的你》,从某种程度上算是音乐IP热的源头。

  2014年《同桌的你》上映,这个从一首校园民谣发酵而成的电影,以不到3000万元的投资,获得了4.55亿元的票房。“那时IP这个词还没有流行。”该片制片人杜扬对记者说。

  卢庚戌说,这个片子“票房火了不到半个月”,就陆续有好几个人找到他,希望改编《一生有你》,并请他本人担任导演。他并没有动心。在此之前,他的电影处女作《怒放之青春再见》经历了票房失败,浇灭了他对电影的热情。

  直到张文伯找到他。这个曾成功操盘过《失恋33天》《匆匆那年》等卖座青春爱情片的电影营销高手开门见山地说:“目前最好的音乐IP就是《一生有你》。”

  张文伯对卢庚戌举例:之前成功的3部青春爱情片,《致青春》票房7.18亿元,《匆匆那年》票房5.84亿元,《同桌的你》4.55亿元,利润均超过200%。

  它们的共有元素就是青春、爱情和怀旧,均有强IP支撑,将小说和音乐的粉丝转换为电影观众。《一生有你》也同时具备上述案例的特点。

  在杜扬看来,IP的知名度能为一个电影项目的运作提供捷径,“如果已经有品牌,从商业上当然会省力很多,包括宣传上的便利。”

  《栀子花开》的总策划彭宇感慨:“我们有个投资人,没看剧本、演员,只是听了一遍这个歌,说想到了失联的同学,就想做这个投资。”

  “这就是音乐的奇妙之处,是音乐IP和图书IP不同的地方。图书是文字,你期待形象的展现,音乐是萦绕在你内心里的,只要把它做出来,都会激起大家心底的涟漪。”张昭对《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信心来源于此。

  2015年初的某日,张昭在洛杉矶。那天晚上风很大,但他还是特意从家中出来,开了很久的车去拜访高晓松��因为IP热,这位跨界文人的品牌价值被重估。

  张昭坐在高晓松家门外的海边,手边点了一排蜡烛,在烛光摇曳中,两人促膝长谈。因为有很深的校园情结,话题自然就聊到了《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这个互联网+时代的电影操盘手马上意识到,眼前的这位音乐家是自己进军“校园、青春、音乐领域可以选择的最好的合作伙伴”。

  绕不过去的青春片

  当然,在片方眼中,并非所有的音乐IP都具有改编成大电影的条件。

  比如张学友的经典粤语歌《饿狼传说》,卢庚戌就断言:“这个名字不会起到IP的作用。” 判断的依据是“直觉”。

  记者在杜扬那里找到了对“直觉”的具体分析:“《同桌的你》歌名就是有故事的,让人一望便知是有关校园的青春题材,不管哪个年龄段的观众,只要有过校园生活,必定都有一个‘同桌的你’。”��相比之下,“饿狼传说”似乎更像是一部动物片的片名。

  当然,绕不过去的一个话题就是目前大热的青春片。这些音乐天然与青春和爱情有很强的勾连,赶上这波青春片热潮,时机刚刚好。

  “现在就是顺势而为,站在风口上,就吹起来了。”卢庚戌说。

  彭宇甚至表露出这样的自信:“《栀子花开》IP价值多少?青春价值多少,它就价值多少!”

  杜扬认为,一首歌曲“传唱度”越高,改编成功的几率越大。如何评估歌曲传唱度?依靠直觉可不行,卢庚戌补充说还需要“调研加理性分析”。

  比如找1000个大学生,拿着片名《饿狼传说》和《光阴的故事》,问他们想看哪个。

  《同桌的你》和《栀子花开》调研时发现:大学的毕业晚会上,90后们会集体高歌《同桌的你》和《栀子花开》。

  究其原因,张昭认为:“这是在用跨代的方式传导情绪,向40岁的人讲20岁的故事,向20岁的人讲40岁的故事。音乐作为文化或者艺术的灵魂,是一个非常好的准入方式。”

  大数据成投资行动指南

  2014年在清华大学举办的《一生有你》大电影暨同名IP的启动仪式上,张文伯展示了一组大数据:“在搜索指数、各大音乐平台的播放量、微博话题提及量,以及线上KTV等各项指数上,《一生有你》都不逊于《同桌的你》,甚至有的数据比《同桌的你》还要好。”

  根据百度搜索受众关注度:《同桌的你》是580万,《一生有你》是526万;新浪微博《同桌的你》2550万,《一生有你》2450万;虾米音乐网站《同桌的你》1072万,《一生有你》1406万。

  尽管卢庚戌承认“大数据只能作为一个参考,不具有决定性”,但张文伯展示的大数据让他信心重燃。

  何炅就是栀子花

  获得了满意的音乐IP,只是行百里者半九十,关键还在于改编。

  一首流行歌曲的长度不过三四分钟,一部常规电影的长度却需要90分钟。

  杜扬的解释是:“如果是小说,那么它的故事结构和人物都是现成的,但如果只是一首歌,歌词讲的只是一个模糊的故事,人物和故事都必须重新搭建。”

  “准确来说,这已经不叫改编了,其实就是将歌曲的情绪传达到电影里。”杜扬所谓的“情绪”,集中体现在这两句表达怅惘和怀恋的歌词:谁把你的长发盘起,谁给你做了嫁衣。

  《栀子花开》改编的大致过程是这样的:

  作为总策划,彭宇先找来几组朋友,给他们布置“命题作文”。除去《栀子花开》这个名字,他们心里对故事整体有一个基调和朦胧的感觉,就围绕着“淡淡的青春,纯纯的爱”这个核心大做文章。

  从上交的4个初稿剧本、不同的风格路数中,剔除掉他认为“常规的怀旧”版,最后保留“正青春”的风格:因为他们要一个“充满激情的、鲜活明亮的青春故事”。

  片方也提到认准个人品牌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何炅最终成为《栀子花开》的导演。

  彭宇说:“一提到这首歌,所有人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何炅,可以说何炅就是栀子花,栀子花就是何炅。”

  “找谁来拍,关键看他和项目的精神气质是否契合。IP持有人是最好的表达者。就算是请好莱坞大导演,没听过这首歌就没有契合度。比如《同桌的你》和《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已经打上了高晓松的烙印。”彭宇说。

  心中根本没有那条“界线”

  卢庚戌曾是清华大学的“学霸”:本学建筑,后来搞起了音乐,如今又开始尝试做导演,“我对跨界还是存着敬畏之心。”他说。

  2010年起,卢庚戌自学做导演。“先买了《怎样做导演》,后来意识到首先要会写剧本,又买了一本怎样写剧本的书。理科生就是这样边看边学。另外,导演的很多工作是沟通协调,要把摄影、美术等部门团结在一起,这就需要他不单是一个艺术家。我在这方面也受过训练,当导演就顺理成章地过来了。”

  彭宇说:“《栀子花开》是‘三跨’项目,跨行导演、跨国拍摄、跨年制作。剧组尽量避免的我们都跨了。”作为知名电视主持人,这也是他“第一次从头至尾深度参与一个电影项目”。

  但他说:“我心里根本就没有那条界线。”

  何炅首执导筒,第一场戏也“出奇地顺利”。那是在泰国拍的200多人的大场面,全场只见一个瘦小的身影在人群中“嗖嗖”地穿梭,整场戏竟然一天就拍下来了。

  彭宇称自己“身上带着电视的基因,骨子里透着湖南人精神”,做电影也借鉴了电视节目的制作经验。

  一个是“宣传前置”,“剧本还没有完善就开始宣传”;再一个是“互动”,号称“青春互动电影”的《栀子花开》,“把主角取名字的权力交给观众”。

  消息一经公布,两天后他竟然收到了40万个名字,他笑称都可以出一本书,叫“八零后爸爸妈妈怎么给孩子取名字”。萝卜快了也要洗泥

  第一次听到IP这个词,卢庚戌有些发懵,立马动手搜索了一下,才知道是知识产权的缩写。他很快有了自己的理解:“这样说还不准确,现在其实不只讲内容开发,而是围绕着一个具有商业价值的品牌,做全产业链的价值开发。”

  多位受访者都向记者提出了产品经理人的概念。

  杜扬说,产品经理人对综合素质要求很高,懂金融、市场、宣发、商务,懂电影本体和艺术创作,不是某个行业的尖子,但却是一个杂家,并且清楚现在做的事情最大的营收、风险在哪里,如何规避风险创造最大性价比。

  在彭宇看来,IP运营需要专业产品经理人。他们会精准地把以前的观众变成用户,将用户体验拓展到电影院以外的空间,关注产品前后期用户参与的空间,并推出配套产品(如游戏)提升体验,在电影结束后也有配套产品的研发。

  那些业已备案或即将上映的歌曲改编电影,都能复制《同桌的你》的成功吗?

  “萝卜快了不洗泥”,杜扬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到了这样一句俗语。

  电影犹如摆在市场上的萝卜,一旦市场红火了,萝卜卖得快了,不洗泥也有人买,这时商家就不再注重对萝卜进行细致清洗,并忽视其内在质量。

  彭宇说:“现在把IP炒得很热,很多人购买,我想问的是,你究竟是爱它,还是只爱它产生的商业价值。如果想让它带来更大的商业价值,首先请爱它。”

  在《栀子花开2015》的第一次策划会上,彭宇在黑板上信心满满地画下一片蓝图,电影只是这个IP的一朵花,还会衍生出舞台剧、图书和游戏,可以说这就是他精心策划的一大片栀子花园。




上一篇:北京控烟令满月 40家单位90位烟民被罚|aisenv com

下一篇:突尼斯“勇敢哥”追赶恐袭枪手 助警方将其|淑女出墙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