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简介 >

昆明小区“众筹”常不了了之 |文明礼仪伴我行资

昆明小区“众筹”常不了了之 伟龙广场成功案例难复制

6月24日,昆明伟龙广场的住户终于有了新电梯,摆脱了以前常被问题电梯困住的窘境。住户们运用众筹的新模式来解决了老小区没有公共维修基金的困境,但这个模式难以复制。

缴费的业主刷卡才能搭乘

5月,昆明市质监局公布了今年一季度检验不合格的431台电梯名单。这些“被点名”的电梯既有小区电梯,也有商场电梯,而绝大多数是小区电梯。

电梯频出状况,是一件考验心理素质的事情,不知道你是否有类似经历。6月24日之前,昆明市盘龙区金星社区伟龙广场A栋的住户几乎每天感受这种惊心动魄。

伟龙广场建于1997年,房龄已经超过中国住房平均寿命。人年纪大了,毛病自然也就多了,房子也不例外。一位老人说,出门买菜的时候经常被困在电梯里,有一次乘电梯,被困一个半小时才被救出。

记者也亲身感受到,伟龙广场除了墙面外层脱落略显陈旧之外,最大的问题就是“电梯惊魂”,除了按键失灵、会发出很沉重的链子滚动声之外,电梯还会莫名其妙地在每一层停靠。一同乘坐的住户则表示,已经习惯被困电梯,每日上演“惊魂时刻”。

2014年底伟龙广场所在的小区,新的业委会正式成立,由于不断收到关于电梯的投诉,业委会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解决电梯问题。据介绍,当时专门找了盘龙区质监局的工作人员对电梯进行了检测,他们认为伟龙广场A幢电梯的重要零部件老化严重和钢绳磨损严重,电梯已经无法运转了,如果继续使用则会引发事故。

决定更换电梯以后,业委会奔波近半年,挨家挨户征求意见,与物管协商费用问题,公开招标新的电梯供应商,并申请了社区支持,终于在今年6月24日和问题电梯说再见。25.6万元的总费用当中,物业管理中心支付了20%,其余的20余万元是由业委会出面筹集,每户支付1935元,总共支付总金额的80%。这栋楼中绝大部分的住户都参与了这次众筹,目前新电梯里安装了门禁,缴过费的居民在电梯里刷卡才能搭乘,而没有出资的居民依旧需要乘另一部电梯,每天面对“惊魂”电梯。

众筹模式成功者寥寥可数

业主众筹换掉了问题电梯,看起来是十分新潮,实则也是一种无奈。

从1998年起,昆明市按国家规定开始收缴住宅维修资金,部分小区将这笔钱交给了开发商。从2010年开始,作为办房产证的必要条件之一,按高层住宅(含带电梯的多层)90元/平米,多层住宅以及低层住宅、别墅、小区内非住宅按66元/平米缴存维修资金。

据业内人士透露,在2006年之前昆明市小区的住宅维修资金缴存率是比较低的。像伟龙广场一样,在此之前的老小区并没有强制缴纳这项资金,在遇到小区公共设施需要大修的时候,资金由谁来出就成了大问题。

众筹模式因运而生,不仅仅是更换电梯这一项,用电、门窗等公共设施大型维修时,昆明已经有不少小区尝试过这样的模式,但成功者却寥寥无几。

除了伟龙广场之外,同属于金星社区的金星小区也存在类似情况,金星广场A栋和B栋的住户每户需支付更换电梯的费用3645元,但是最终只有3家交了钱,因此更换电梯的想法只能不了了之,筹集到的钱也退了回去。

昆明江东丽景园小区今年3月也有类似遭遇,由于小区用电量太大,配电室环开关柜发生爆炸起火被烧毁,需彻底更换环网开关柜,才能解决业主用电安全的问题。但这笔费用可不少,需要30万元,同样是由于没有提前缴纳维修资金,物业请每户出资100元共同维修。出于用电考虑,多数业主还是选择交了,但部分业主至今仍拒绝缴纳。

去年4月,丰宁小区也曾为更换小区单元楼的防盗门而动过“众筹”模式的想法,本来是保障老小区住户安全的一个办法,但因为需要单元的全部住户都同意出资才能安装,最后不了了之。

他山

之石

他们用众筹

做了这些事

沈阳:化解停车难

沈阳大东区万莲街道河沿社区正昌小区这个被弃管多年的小区曾被停车难的问题困扰了多年。今年,小区自己筹备起了业主委员会,并由街道办事处负责组织协调,公安派出所负责日常指导和管理,施划停车泊位,设置小区治安岗亭,用众筹的模式建起了一个有序和谐的社区。目前向私家车主收取一个月50元的停车费用,用于给停车看护人员发工资。

深圳:换掉“问题物管”

鸿景春天小区是深圳有名的“问题”小区,今年6月,业主通过不同渠道投诉物管的次数就超过100次。7年来,业主们四处奔波,终于在今年6月以众筹的方式凑够了经费,找来律师、社区、街道工作人员以及媒体见证,开了一场“鸿景春天选聘物业服务企业开标大会”,最终把这个7年困扰住户的问题物管给换了。

业主

担忧

物管费

是不是白交了

昨日,记者在头随机采访了23位市民,询问大家是否愿意为了小区中必要的公共利益而出资。答案与实例中成功少失败多相似,仅有一位市民对这样的做法表示支持,而大部分人都各有各的担忧。

“我觉得小区中能大家出钱改善生活环境是件好事。”王先生说,他原来租住的一个老小区就是因为物管非常不好,到处杂草丛生,“如果当时业主能够进行众筹,重新换一家物管公司的话对每个住户来说都是受益的”。另外,王先生还认为,众筹不仅仅是出钱改善环境,也是让业主能参与到建设自己的家园当中,这本身也是业主的权利之一。

王先生是随机采访中唯一一个对于小区众筹表示支持的受访者。而另外的22位受访者,有的认为这并不是对于每个住户都公平的方式;也有人担忧,即使自己愿意出钱去改善公共环境,但最终都会因为每个人想法不同而办不成事;甚至还有不少受访者表示,这些事情本来就应该由物管来做的,不然自己每年的物管费就白交了。

物业协会

换电梯

应由业主分摊

伟龙广场众筹换电梯能够最终达成,一个原因是业主与物管协商成功,物管负责了更换电梯20%的费用。但实际上金馨物业管理中心负责人觉得这笔钱比较“冤枉”。

业委会认为维修更换电梯属于物业费的使用范围,因此物管必须交这笔钱。而物管方表示,一方面,据物业管理中心的缴费记录显示,2013年伟龙广场仅有60%的住户交了物业费,到了2014年就只有一半的住户交物业费了,另一方面更换电梯这种大笔费用本身就不属于公用设施设备维护,这本应从维修基金里面出,没有维修基金就应该由住户自己筹钱。

“其实根据物权法谁使用、谁受益、谁付钱的原则,电梯属于公用设施,物业费只负责小型维护,换电梯确实应该由业主分摊。”昆明市物业管理协会会长唐晓琳说。

唐晓琳认为,目前很多老小区存在维修资金缺位的问题,也确实需要这种众筹的新模式,但目前常常会遇到的情况是,业主方无法统一意见,导致了众筹的失败。

“现在我们大部分居民的思维还停留在买了房以后就不会产生其他后续费用。”唐晓琳说,有调查显示,后期维护的费用一般来说与买房时的房价是1:1的,用众筹的方式来维护大家的公共利益,转变观念是关键。






上一篇:足不出户寻医问诊 互联网让看病方|又名荥阳站长

下一篇:我带着你 你带着船 我们一起去郑|吕慧仪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