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简介 >

面部溃烂女子离榕回云南治疗 脏器有|面部吸脂减肥价格

面部溃烂女子离榕回云南治疗 脏器有衰竭迹象

东快记者吴剑杰林良划文/图

王作生决定离开福州了。近半个多月以来,持续对大医院的寻找,让他近乎陷入绝望和迷茫。更糟的是,女儿王思丽的脏器开始出现衰竭,这让他决定立即动身回云南。

“让她离家近一点,离亲人更近一点。”

6月30日晚上11点,王思丽被推上从深圳抵达福州的一辆救护车后,星夜兼程一路向西南踏上归乡之途。

他们满怀着寻求新生命的希望。新的医院已经联系好,顺利的话,将于今日6点抵达云南楚雄。这距王思丽远离家乡已有一年零九个月了。

捐款累计15万余元家人决定回云南

6月30日晚上8点,东南快报(微博)记者来到王思丽的病房内,她竟主动与记者打起了招呼。她是腿部浮肿已逐渐消弭,心率也降到九十多,但仍无法站立行走。

王作生说,王思丽的病情反复,有时候闹腾,甚至破口大骂,有时候又关心起自己的身体,“回到了当初那个乖巧的样子”。

将近半个月,王作生没有离开过住院部,唯一一次跨出医院大门,是前往茶亭派出所询问立案的事情。

而照顾王思丽的人员也增加到三个,王思丽的弟弟王思龙告诉东南快报(微博)记者,6月26日,父亲给在吉工地的他发了短信,“他说他快坚持不下去了”,王思龙便立刻订了机票,赶到福州,并在其后上找到带姐姐回云南的深圳这家救护公司。

虽然经过福州市铁路中心医院以及家人近半个月的奔波,王思丽进大医院接受治疗的希望还是落空。受于铁路医院的条件限制,家人为王思丽联系的深圳这家医疗救护公司,能有救护车及医护人员随行护送王思丽回云南。

另外,王作生在楚雄的朋友已帮他联系上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医院,一切业已谈妥。

而得知王思丽要转回云南接受治疗,在云南老乡群和其工作过的酒店同事群里,许多人都在为王思丽祈求平安。经过本报近两个星期的报道,王思丽的遭遇引起了众多爱心人士的关注和帮扶,截至前晚十点,其家人已收到善款累计十五万余元。

脏器有衰竭迹象 救护车星夜兼程出发

按计划,王思丽于昨日上午九点左右,要被送上深圳开来的救护车,启程前往云南。

但是,情况如风云突变,王作生告诉东南快报(微博)记者,从6月29日晚到30日一早,王思丽只喝了一点水,医生告诉他,王思丽的脏器已经出现了衰竭的迹象,情况不容乐观。王作生觉得刻不容缓,30日上午九点,他打电话催促深圳方面,“我要最好的医生,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

“回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王作生说,在福建人生地不熟,所能尽到的力量也有限,自己的朋友已在云南联系了楚雄彝族自治州人民医院,回去即可入住该院,而且回去靠医保或许还可以缓解紧张的医药费。

这样的决定其实也是无奈,王作生说,在治疗前景依然十分渺茫的情况下,“让她离家近一点,离亲人更近一点”,希望带她回去,能够让她曾经的同学和老师看到她,给她做些心上的安慰。

30日当晚10点之前,王作生及家人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行李,反复查看了出院记录单及病历,并打包好医生为王思丽准备的在路途中需要用到的药品。

当晚10点,来自深圳的救护车及医护人员终于到达铁路医院,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张罗,王思丽被安全送上救护车。

深圳坪山医院内科孙医生在查看了王思丽的病历后表示,长途护送,患者的各项指标多少都会受影响。

此次随车陪送的负责人郭先生表示,车内都配备相应的医疗设备,条件也很好,但他强调,他们最主要的任务还是护送,按过往的经验,一旦在路途中出现紧急情况,他们会在征求家属的同意后,转到就近医院治疗。他表示,此次行程如果没有其他意外的话,预计2日六点左右便可抵达云南楚雄。

王作生不止一次道谢,他说看到了人心

救护车即将启动时,王作生局促得不知道要说什么,王思龙则朝记者一行深深鞠了一躬。

连月来,王思丽遭遇不幸,庆幸的是有许多人给予帮助关怀。对这些善意,王作生不止一次地对记者表达对他们的感谢,他说自己有幸来到女儿打拼过的城市,却没有时间在街道巷弄感受这个城市的氛围,但他已经看到了人心,铁路医院的医生和护士的敬业、那种陌生人释放的关怀和善意,以及在榕老乡们的温情和呵护。

昨晚六点,王作生告诉东南快报(微博)记者,救护车已进入贵州境内,王思丽除了血压比之前高了一点,其他各项指标都还正常。

如今,王思丽住过的病房已被重新收拾,还会有不同的患者入住,但她在福州的奋斗和生活轨迹却将永远存在。

后续调查

她没有吸毒迹象 失踪那一年成谜

在社会爱心人士释放善意的同时,部分网友也对王思丽的过往有了各种猜测,甚至不乏有吸毒染病,夜生活如何紊的各种臆测。但据医生表示,已为王思丽做了相关检测,从尿液、血液等检查结果及其长时间的观察来看,王思丽并没有吸毒的迹象显现,也没有染上其他疾病。

关于致病成因,为了对症下药,医生也一直在寻找答案,而这只有王思丽最为清楚,但考虑到她反复不定的精神状态,没有人敢轻易触及这一伤口,医生坦言,治疗的过程可能会相当漫长,而等待也是。

据东南快报(微博)记者持续多天的外围采访,已基本对王思丽失踪前的生活轨迹有了大概的梳理,但从2014年有媒体发现流落街头的她到2015年她再次出现在公众视野里的这段时间,依然是个空白。

2009年毕业后,王思丽经老师介绍进到福州电子厂工作,之后进入福州财富品位酒店做接待工作。

2011年11月王思丽辞去工作,她的前同事李女士曾陪她去应聘模特,转入福州一传媒公司工作。

2012年初辞职,之后学习乐器并组建乐队,在一些茶艺店及部分场表演,但记者尚未找到其乐队组成成员。

2012年到2013年之间,据知情人士透露,在福州部分商场新开业的店家内,有看到王思丽作为迎宾人员的身影。“她眼睛很大,身体条件也很好,所以对她的印象比较深”,知情者说。据当时迎宾人员的领队说,做类似开业迎宾的接待,半天出场的报酬大概在80到100元左右,基本都是散工。

2013年7月之前,王思丽的好朋友就发现,其精神出现异常,她也向李女士透露其交了男友,7月份她闹出了跳楼事件。王思丽的好友曾因此质问其男友,但对方表示已经分手。在其好友的告知下,家人要求王思丽返回老家休养。但王思丽精神出现异常的原因,变得扑朔迷离,其日志称被人灌药的情况也如警方所讲,无法判断其是否真实。

在休养了三个多月后,2013年10月,王思丽不顾家人阻拦返回福州。

直到2014年6月16日,王思丽首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里,身份是“大学生流浪女”。其时,王思丽身上并无明显疤痕,脸部也安然无恙。

2015年6月8日,其被福州热心市民发现,脸上处于结痂状态,5天后,其出现在茶亭公园,脸部已经溃烂,生满了蛆虫。

2014年6月16日到2015年6月8日中间这一年,王思丽遭遇了什么,怎么落下伤病,对外界来说,成了“谜”一样的存在。

王作生告诉记者,在王思丽的报道出现之后,有几个未知的号码曾打了过来,对方表示自己为王思丽的同事,询问警方是否立案,是否找到其男友。而截至昨晚,记者经过多方寻找但仍未与王思丽的男友联系上。

>


上一篇:半夜潜入女邻居家中欲行不轨 男子涉强奸被|李景华博客

下一篇:走出校园先“租房”?小贴士:租房攻略两三招|tem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