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荣誉 >

为依法行政尽一份绵薄之力 |7060手机电影mp4

为依法行政尽一份绵薄之力 原标题:为依法行政尽一份绵薄之力   江苏省南通市港闸区人民法院行政庭审判员 齐海生   “齐法官,去年你审理的那起行政案例上《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报》了!”最近,院里很多同事一看见我,就高兴地上前跟我分享这一喜讯。   我的思绪也不由地回到一年前审结的、至今仍让我记忆深刻的一起工伤行政案件。在这起案件中,我打破了劳动行政部门在工伤认定过程中一直遵循的一项认定规则,彰显了劳动法保护弱者的社会保障价值取向。   2012年6月12日早晨,开发区一家企业的职工施某驾驶二轮摩托车前往公司上班途中与一辆小型货车相碰,发生道路交通事故。事发后,小型货车逃离现场。施某受伤,经医院救治诊断为左肩锁骨关节脱位、左多发性肋骨骨折。当地交巡警部门作出了结论为事故责任无法认定的《道路交通事故证明书》。   2012年10月,施某所在单位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劳动行政部门以申请人未能提供职工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事故认定书为由,迟迟不作出认定结论。施某向法院起诉劳动行政部门不作为。经过协调,劳动行政部门答应履行法定职责,施某也撤回起诉。之后,劳动行政部门直接作出不予认定工伤的决定,施某再次起诉到法院。   本案焦点问题在于事故责任无法认定,能否认定为工伤。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六)项的规定,上下班途中,受到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交通事故伤害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一直以来,劳动行政部门对于因交通事故造成伤害的,都要求申请人提供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事故认定书。本案的特殊性在于,事故发生地段没有摄像头,现场亦没有任何见证人,在交警到达时,受伤职工已将摩托车停靠路边,现场已遭破坏。交警部门明确告知,本案侦破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交警部门也不可能再出具一个事故认定书。因此受伤职工被逼进“死胡同”,交警部门不同意出具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事故认定书,劳动行政部门则一再要求提供非本人主要责任的事故认定书,否则将不予认定为工伤。   作为该案承办法官,我深知保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是劳动法的立法精神。因此,劳动保障部门在作出工伤认定时,应适当向劳动者倾斜。本案中,施某对交通事故是否负主要责任处于难以认定的灰色地带,且根据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92条规定,发生交通事故后当事人逃逸的,逃逸的当事人承担全部责任,故本案应推定处于相对弱者地位的施某不负主要责任以上的事故责任,并进而认定为工伤。据此,法院判决撤销了劳动行政部门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劳动保障部门在收到判决书后未提出上诉,本案判决生效。   几个月后,我院又收到一个类似的行政案件,但是这次不同的是劳动行政部门按照上个判决的精神作出了认定。当看到行政机关按照法院的裁判规则作出行政行为时,我为推动依法行政尽了一份自己的绵薄之力感到十分欣慰。更让我自豪的是,从2014年9月1日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对此类问题的处理意见与我那起行政案件判决的精神是一致的。   该案的判决让我愈加深切地明白,规则是司法的精髓,规则之治作为司法机关的基本功能,更多地体现为公开公平公正的法律规则的案例宣告。法官虽不能创设法律,但在法律没有明确规定的前提下,深入解读法律精神和基本原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创设裁判规则,通过一个又一个新的规则不断推进法治进程。   顾建兵 王小燕 整理

上一篇:逾5000亿元投资盛宴启动 三类铁路股或现抢|tt娱

下一篇:香港海面现“水龙卷” 持续数分钟(图) |陈忠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