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荣誉 >

ip剧的“娱乐快餐化道路 :得女生心者|星神震天女主角

IP剧的“娱乐快餐化"道路 :得女生心者得天下

  说来是个段子。去年,黄轩凭艺术电影《推拿》刚崭露头角,他接受一家杂志采访时说的几句话,今年忽然被网友挖出来,一番贬损。当时黄轩表达了一个文艺青年的迷茫与小牢骚,“对当下的年轻中国演员来说,可能表演本身已然不重要了。长得好看一点,拍一个古装神剧就出来了,然后就火得一塌糊涂,很多电影大导演就去找他们拍戏,目的竟然是为了利用粉丝效应去保障票房。选演员的时候,没人问你对电影有多热爱,对剧本有什么样的态度和理解。只要你粉丝多就行,你就是主角了,仿佛在宣布,我们这个电影不靠剧本,不靠制作,就靠你了。这是让我觉得最现实最可悲的一个现象。”恐怕当时的黄轩想不到,凭着那部文艺电影为他带来的机会和知名度,今年,他自己也笑眯眯地跨入了颜值男神的行列,还欣然接演了IP偶像剧《翻译官》,与他搭档的女主角杨幂,完全就是他当时的意有所指……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以前说一个明星“可以靠颜值,偏要拼演技”是赞许,现在话还是这么说,事得反过来做。IP剧改变了影视圈的明星生态,一批新派偶像如后浪之势将老戏骨推了个人仰马翻。不久前闭幕的上海电视节上,树立在展厅的大海报上已经很难看到李幼斌、陈宝国、陈道明、王志文、斯琴高娃、徐帆这些戏骨级演员撑场,他们曾经是收视灵药,抬高卖片价格的保障,但随着“一剧两星”成本的控制,戏骨高片酬以及所带来的收视点已很难符合制片方的预期。现在,取而代之的是颜值高、粉丝多、体力好、商业价值潜力大,还自带话题属性的偶像明星,钟汉良、刘恺威、李易峰、唐嫣、杨幂、赵丽颖、陈晓、陈伟霆、杨洋、李沁、林更新……成为各大制片公司争抢的对象。

  ■要消费体验而不是艺术感受

  老戏骨和颜值偶像完全无法在同一价值体系里对比。老戏骨们对颜值偶像有很多看不惯,比如他们演了一部热门剧就走红了,不仅没有演技可言甚至根本不懂表演。一位老戏骨用恨铁不成钢的口吻告诉记者:“现在的电视剧导演不教他们演戏,跟拍MV似的就拍一个状态,让你哭,让你笑,做个忧伤点的表情,然后导演后期剪辑拼接配乐,弄得跟那么回事似的,其实都不是一个连贯的表演过程。戏火了,他们就觉得自己会演戏,其实,唉……”可以理解,上一代表演艺术家们大多是从小弟一路摸爬滚打演小角色,在机遇与机会中,经过岁月历练才修成戏骨的,他们视戏比天大,自然看不惯在片场逗着贫,玩着手机游戏,刷着微信朋友圈抽空表演几下就成了大明星的年青一代。

  颜值偶像的这种间断性表演符合IP剧需要,或者说,新一代颜值偶像就是在IP剧中养成的:快节奏叙事,大信息量表达,多反转呈现剧情,绝不会有长镜头任演员在单一个场景里展现连贯性的表演技巧。IP剧不为艺术而生,它是娱乐工业,走的是迎合、拼凑、快餐化道路。从演员、导演、制作组的盘子到桥段的嫁接,画面的设计,用光的技巧,都被摸索出来一套规律,以求观众体验的舒适化和投资回报的最大化。前三集通常是踩着风火轮的节奏讲故事,矛盾极端尖锐,叙事健步如飞,悬念一环套一环,抓住观众之后,从第四集开始减速,不过脑子的回合比比皆是,已经得到观众芳心的男主女主们在垃圾时间里磨叽、磨叽。纯纯的“虐恋”是大多IP剧的核心情节,让观众追看时欲罢不能,代入感极强,播出时收视率很高,回头再看空洞无物。但既然观众追求的是一种消费体验而非艺术感受,想要的是麦当劳式的可靠稳定的口感保障,所以他们愿意一部接一部的追看IP剧,“任你虐我千百遍,我仍待你如初恋。”

  ■“得大妈者得天下”过气了?

  “接地气”是IP剧最不需要的,它的需要是画面美和高颜值,可以为此放弃所有日常生活中的正确逻辑。一位久已成名的大导演为湖南卫视拍剧,让他感触极深的是电视台工作人员对颜值的看重。他告诉记者:“台领导看了样片,提出有一场戏要重拍,重拍那场戏要驱车四个小时进山再搭景,距离播出日期已经很近了,可领导的态度依旧坚决。只有一个原因,女主角在那场戏里穿的衣服太土,可那场戏明明是在农村。还有一次,一个演婆婆的老演员也因为颜值不足、发型不好看被要求换掉,后来找了一个更漂亮更年轻的演员,其实原本的演员岁数和相貌是符合她在剧情中的身份的。”

  湖南卫视是IP剧播出的主阵地,不依靠大牌明星,一群高颜值的新生代偶像能在收视率排行榜上坐稳常胜将军,因为他们久已摸索出清晰明确的观众定位,极力满足所需。中国社会全面进入消费时代,电视剧正在由“得大妈者得天下”向“得女生者得天下”转变,既然女生们都爱玩自拍,每张照片都美图秀秀粉饰一新,那么为她们而拍的影视剧也必须迈入“美拍”时代,画面阳光明媚,演员个个宛若“戴上美瞳”,服饰化妆道具“大片范儿”,挑大梁的一律是高颜值的偶像派明星。比电视剧先行一步的电影市场更明显,90后、00后消费能力爆棚,忽略他们的审美与口味就是找死,这两年票房滑铁卢的大导们应该深有体会。

  ■颜值偶像需要的不是奖杯

  颜值偶像或许是老戏骨眼中的表演傀儡,但认为他们没有付出努力就一跃成名,只凭长得漂亮就不劳而获绝不客观。除了“颜值”高之外,这群年轻偶像明白在影视剧外营销自己更重要,制造话题,和品牌、媒体搞好关系。和部分既想当艺术家又要享受明星福利的老戏骨比,颜值偶像们更清楚自己的明星身份、商品属性,他们不太自我,愿意配合宣传,能屈能伸,拍戏时不会为了凸显自己的艺术造诣而自带编剧改剧本,把其他角色的戏都改没。他们也不想挂名艺术总监甚或编剧头衔以显示自己的艺术成就,他们清楚高高在上的神之偶像在这个时代已经不吃香了,会“自黑”是够坦率,做个逗比的“段子手”是情商高的表现,这些才是吸粉利器。

  总之,年青一代身上没有太多包袱,他们的生活因而丰富,想做可做的事很多,他们很能吃苦,但努力的目标不会设定在很远处��那些金铸的表演大奖,他们更关注如何出色的完成一份接一份的工作,就像电子游戏玩家,成就感建立在一次次冲关打赢了小怪兽。

  其实,无论对老戏骨还是颜值偶像,明星与艺术分道扬镳都不是坏事。想成为艺术家的尽可以继续和这个世界较劲,个性、偏执、自我在艺术的世界里依旧高贵,而想当明星的,就要让自己的人生主调积极、励志、充满梦想,名誉与金钱相伴左右。



上一篇:男子澳门豪赌赢1300万港币 过关未申报缴700|t8 gs com

下一篇:体重360斤小伙切胃后减重一半 从此爱吃|www rrr91 com